万硅王

NEWS FLASH 新闻闪递(译文)

作者:mithen

原文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91314

配对:Clark Kent/Bruce Wayne


在蝙蝠侠向联盟自报身份后,Wally West的脑海中以一种堪称恐怖的慢动作回放起了近来他与Bruce Wayne的几场口角。

 

当下:

Wally West是这世界上最快的人。可是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大脑里的齿轮正嘎吱嘎吱地绞死停转,一如他被浓稠糖浆之网网住般无可动弹。他们正在躲避沙纳加人并潜入了一间仓库,他提醒自己,而这一切就这么开始了。J’onn提出他们需要改做自己平民身份的打扮。Wally表示反对,接着蝙蝠侠就指向他,说道“你是Wally West。”

从这时起,Wally想着,从这时起事情就变得不对劲起来了。

蝙蝠侠又指向超人,介绍道:“他是Clark Kent。”——经过考虑(考虑可算是他目前做的最多的一件事了),Wally认定,就是从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起,这个世界就彻底乱套了,他的脑子也是。

接着,蝙蝠侠抬手抓住自己的头罩往下一扯——一股在高速运动中时常出现的奇妙反胃感直冲Wally的大脑。

Wally就这么盯着他,大脑疯狂急转,那些记忆却又重现得缓慢非常。他永远没法儿作出及时的回应了,他只能瞪着蝙蝠侠,回忆着,然后发现哦,天啊。

 

六个月前

“我得说,我简直不能相信!”Wally又咬了一口他的三明治,冲着乐不可支的绿灯大幅度地挥了挥手。“那家伙是不是神经失常?你听说那件事了吗,酥皮?”

“听说什么?”刚刚走进会议室的超人问道。“还有你不应该在这儿吃东西,闪电。”蝙蝠侠跟在他身后背后灵般飘进来,全身散发着阴郁的气息,与此同时Wally用超级速度三口吞下了他的三明治,耸了耸肩。

“我们正在参观瞭望塔呢——你能相信吗——正巧碰上我们的神秘投资人在跟一个什么人亲热,就在这儿,同一张桌子上!”他用指节敲了敲桌子以示强调,满意地看见超人惊恐地四下望了望,一如刚撞破这一事时的自己。“他们摊手摊脚地占据了整个桌面,两人都性致勃勃,像两个毛头小子似的对对方上下其手。”

超人的流露着不安的脸僵硬了,脸颊微微发红。“这听起来的确挺不合时宜的…而且缺乏三思。不过瞭望塔总部确实是Mr. Wayne 斥巨资建立的,所以这次我们也许可以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。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,”他坚决地说道。“我会跟他谈谈的。”

“这是人之天性。”蝙蝠侠嘶嘶地说道。

“不好意思,你说什么?”超人瞪着蝙蝠侠。与此同时闪电冲到一张椅子上坐好——听超人和蝙蝠侠吵架总是这么令人乐在其中。

“总的来说人类就是容易受感情驱使。尤其是那些巨富的人,他们的人生中心想事成总是太过简单,所以往往自控力低下。所以当Wayne得以和他的小男朋友在瞭望塔上独处时,他会屈从于一种……洗礼会议桌的冲动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。”

“你对人类的评价可真是不高啊……”超人嘟囔着。

“我只知道他们一般不能抵御诱惑。”蝙蝠侠干巴巴地说道。他抱起手臂,诡异的白色护目镜正对上超人投来的目光。

“好吧,我希望他从此能够抵御诱惑,”闪电喃喃道,“他倒是表现得一点儿都不害臊,不过他的男朋友看起来可不好意思了 。对了,他是个大都会人,星球日报的记者。”他转而向超人惊呼道:“他写过关于你的报道,对吧?Clark Kent……你认识他吗?你知道他在跟Bruce Wayne谈恋爱吗?”

超人看起来简直无所适从。“我……不记得我在报纸上读到过这种事。”

“我倒想知道一个小记者是怎么泡到一个身家过亿的公子哥儿的。”闪电陷入了沉思。

“生活就是这样,充满未解之谜。”角落的蝙蝠侠拉长了声音说道。超人再次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

三个月前

闪电侠和超人在瞭望塔值班,监控着整个地球。好吧,实际上是超人在监控着整个地球,闪电在一块显示屏上玩着Prince Punchem,不过他的确能在同时一个不差地监控着所有显示屏。闪电出声提醒那个皱着眉头的钢铁之躯:“就好比你买你那闪亮亮的红内裤时不能一次买上一打一样,做事也得慢慢来才行,别太心烦了。”超人既没有反驳,看起来也没有因这句话感到安慰。实际上,闪电偷偷用余光打量了他一下,想到:他看起来可真沮丧啊。

超人突然倾向屏幕时闪电侠正在通关boss战。“发生了一场地震,震中——”

“苏门答腊,而且只有4.3级。NOAA*已经表示不会引发海啸。”闪电接过了他的话,放下游戏手柄,在大屏幕角落的一个小显示屏上操作起来。“我就说过我能一心二用。”他轻快地补充道,接着打出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连击,把boss打飞到场景的另一头。

(译注:NOAA: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)

“你专注起来总是这样吐着舌头吗?”一个轻浮不失优美的声音说道,“挺可爱的。”

闪电吓得一跃而起,扔开游戏手柄,看着Bruce Wayne悠闲地晃过来——这个词用在这略显突兀,不过这就是最准确的描述了,他在闲逛——在瞭望塔的大门口。

“你!你在这做什么?”

“这个地方都是我建的,”Wayne答道,溜达进来。他看着一整面显示屏播报着全球的动态,面露赞赏之色。“我的天啊,这可真了不起。”

“嘿,我们现在在工作呢,”闪电说道,努力按耐住悄悄把游戏手柄踢到椅子下面的冲动。“这可是不什么普通人应该来的地方。”他看向超人,那家伙自从Wayne进来后就一言未发——帮帮我,大个子。

超人清了清喉咙,却并未表现出威严,倒更像是窘迫。“闪电侠说的对,Mr Wayne。这里的确不是一个适合——”

“——我睡不着,”Wayne说着,耸了耸肩。“很难相信吧,我也不相信。可我就是没法不去想我和我男友最近的那场争吵。”他重重跌进显示器前的一张转椅里,椅背不堪重负地弹了弹,然后把脚翘上显示器,脚上一双wing tips闪闪发光。

闪电侠一点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疯子要来瞭望塔上倾诉他的恋情,也不明白为什么超人只是迷迷瞪瞪地站在那儿,而不是把他扔出去。“就是那个叫Clark Kent的?”他开口问道,希望自己的应和能让这个男人快点儿满意离开。

Wayne双手指尖轻触成塔顶状,凝视着一排排的显示器却又好似视线并未聚焦于此。“对。就是那个人。”

闪电侠用眼神向超人发出求助信号,钢铁之躯却只顾紧盯Wayne的后脑勺。闪电侠叹息:“好吧,发生什么了?”

“一件挺愚蠢的事情,”Wayne说道,“一件小事,我几乎不记得了。我们当时情绪都很差,又十分疲惫,然后我……口不择言,我现在后悔了。”显示器的微光打在他刀刻般线条坚毅的侧脸上,映出一番愁绪。“我太害怕失去他了,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向他承认我不智的过错。”他垂下头去,盯着自己的手指。“他是我的全世界。”他轻柔地说。

闪电侠发现他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同情,哪怕对方刚刚有多么烦人。他俯下身,轻拍男人细纹西装下的肩膀。Wayne挑起眉头,同时闪电侠听见身后传来超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,不过他无视了那个。“你得坚强起来,拿出男人的样子来告诉他,”闪电说道,“如果他确实对你来说这么重要的话。其实这很简单,真的。”

“我也希望这能很简单。”Wayne说道。

“闪电说的没错。”超人突兀地插了一句。Wayne微微一颤,却没有转向超人。“这也许就是很简单。我相信他也在为那场争吵后悔,而我敢说他也在希望他能告诉你自己有多抱歉。”

“啊,”Wayne低语,“好吧,说不定你是对的。我只消想法子让他明白……我对他爱之深切。”短暂的沉默蔓延,接着他就抬起头看向闪电侠,恶作剧之光在眼中浮现。“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——送他一座小岛?还是说这太浮夸了?或者我直接送他一个低调点的钻石领带夹就好?这个方法倒一直是屡试不爽的。”

闪电侠翻了个白眼。“天啊。直接走向他,然后扯着他的领子给他一个吻。我保证他会比收到什么闪亮亮的小石子更开心的。”

Wayne思考了一会儿。“他的确有几次明确地表达了他对闪耀的小石块的厌恶。”他起身,轻快地拍了拍手。“那好吧,你说服我了,闪电先生。”他故意摆出一副可笑的英雄造型,全然无视了Wally含糊的:“叫我闪电就好。”抬手示意了一下门的方向,“我要去找我的小甜心了,不管他正躲在哪生闷气——”

“——反思。”超人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——自怨自艾。”Wayne接着说,“我都会抓住他,然后跟他来一场热烈激昂的性爱,以此向他表明我有多么后悔,又是多么迫切地渴求着他的原谅。在他完全被缠绵的情欲俘获并与我重修旧好之前,我是不会放他离开我的视线的。”他把手插进兜里,头也不回地走了,还一路用口哨吹着得意的小曲儿。

“作为一个脑子不大灵光的蠢蛋,这个奇怪的家伙倒的确会说不少好听的。”闪电想。

监控室里陷入了一阵沉默中的沉思。

几分钟后,超人清了清嗓子 :“呃,闪电?今晚看起来没什么事,所以……介意我溜掉最后半小时值班吗?”

“啥?哦,当然啦,蓝大个,没问题。”不管那是什么事,超人明显因为这个突然想起的待办事项情绪好转起来,更准确地说,他已经满面喜气了。他让闪电侠保证——发誓——只要一有情况,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苗头,就用通讯器联络他,然后飞快地闪没了影儿,只留下空气中因高速移动引起的、劈啪作响的音爆声。

Wally摇了摇头,抑制住自己重拾起游戏手柄的念头。上有Bruce Wayne作投资人,下有蝙蝠侠作他们的联盟顾问,大概是两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在运作着这个正义联盟吧。

 

一个月前

“其实,我觉得他挺可爱的”鹰女说道“把声音调大点儿。”

绿灯侠皱起眉头,不过还是用手肘戳着,把餐厅里的电视音量调大了一级。Bruce Wayne的声音得以更加清晰地流出说话人之口:他正谈起一些他在举办的慈善基金筹集活动,这些慈善基金将被用于帮助患有某些特定疾病的人群,而Wally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些病的名字。

“奇怪的家伙。”闪电侠对自己说。

“他确实做了很多慈善事业。”超人说道。

“就算如此他还是个怪人。”

“这件毛衣的颜色很适合他。”神奇女侠评价道。

“它是粉色的。”闪电侠说。

“玫瑰红。”神奇女侠指正。

“那也还是粉红色。”

“你不觉得这颜色很衬他的肤色吗?”Diana转而向一片正潜进餐厅的黑影发问。

“时尚可不是我所擅长的领域。”蝙蝠侠嘶嘶说道,一边在冰箱里翻箱倒柜,一眼都没有看向电视。他掏出一块三明治,撕开包装,咬了一口: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像是黄瓜和西洋菜。他的三明治面包还是去了皮的。闪电侠试图想象一个给三明治去皮的蝙蝠侠,不过马上彻底地失败了。除非世界上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面包切片技术特训忍者学校,或者是蝙蝠侠的万能腰带里还藏着一个蝙蝠专用去皮器。

电视屏幕上,Bruce Wayne正说到他们的筹款晚宴上将会有一位特殊来宾:超人!

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超人,而后者耸了耸肩:“这可是件好事。”

采访人正说到她觉得那位童子军是多么的无趣时,Wayne俯身向前在她手腕上玩笑地一拍,并冲她摇了摇头。“可我们有的人觉得无我的善良正是最好的催情剂,你懂我的意思吧。”接着,当Wayne开始对明日之子的魅力进行一段令人窒息的热情赞美时,所有人都在努力避免看向超人。“他的双唇!哦,谁会不想接受他那诱人双唇中吐露出的有关人权的严正斥责呢?同时他还有着恰到好处的肌肉,既威猛,又显修长。我疑心他披着那件斗篷就是不让我们好好儿看一眼他的屁股——不过我也亲眼看过几回了,那可真是天赐的美好。而他的谦逊只会让他更性感。”

当那名采访者以手掩口也遮不住地咯咯直笑,而Wayne以更夸张放肆的手法来表达他对超人的赞叹时,闪电侠一把抓过遥控,关上了电视。“嘿!”鹰女叫道,“你怎么回事?”

“我就是不想再听到他那蠢透了的声音了,没别的。”闪电侠厉声说道。

“怎么了?是嫉妒超人成为全民理想型吗?”鹰女语带调笑,但闪电侠只是抱起了胳膊怒视前方,同时觉得有点儿荒唐。

“那人是个超级大混蛋,好吧?我不想再看见他的蠢脸,不想再看到他愚蠢的毛衣,也不想再听见他愚蠢的声音了。”所有人都看着他,带着不同程度的惊讶——除了蝙蝠侠,他正咬了下一口三明治——当然啦,这再正常不过。闪电侠在空中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,“就是……他不是还在跟那个记者交往吗?”

“是的,他还在。”蝙蝠侠说。

“所以我不觉得……我就是觉得他不应该那样谈论超人!”闪电侠望向超人的目光中混合着歉意与不赞同。“这对你来说挺侮辱人的,酥皮,他强行把你拉进这场对话。不过你不觉得这对他的男朋友来说格外无礼吗?我的意思是,没人能比得上你啊,那么他的男朋友,听着自己爱人日复一日地大肆赞美你,心里又会是什么滋味呢?为什么Wayne要这样对他?”

超人清了清喉咙。“我相信Mr. Kent明白他只是在开玩笑。”他小声说道。

Wally起身绕着房间走了十圈,却还是愤怒得坐不下来。他突然停下脚步,两手还放在臀上:“我得说,我几个月前见到过Wayne一次,尽管他是个怪胎,他看起来还是个不错的人,看起来和Kent很相爱,所以现在想到他会对他的男友做出这种事就让我很生气!”他冲超人打了个手势,而后者看起来宁愿待在世界上除瞭望塔外的任何一个角落。“那天你也见到他了,在他为与他男友的争吵哀叹时——那时他看起来没有一点点爱上你的样子吗?”

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超人的眼神往蝙蝠侠坐的方向飘忽了一下,然后才转回闪电侠身上。“他当时看起来……的确对他的男友挺专情的。”

“专情?他简直被他迷得神魂颠倒。我最了解这种事。”闪电侠拍着胸口声明道,无视了鹰女的窃笑。“所以这让他采访中的那番话更令人难以接受了。我也不清楚,反正这事让我很气愤。还挺难过的。我也知道这样挺傻的,但我之前还以为他会是一个更好一点儿的人,然后——”

“闪电侠说得对。”蝙蝠侠说道,他已经吃完了他的三明治。

“——这件事你别插话,”闪电侠把火力转向他。“我现在不需要你那些恶声恶气的……等等,你说我是对的?”

“这样的确很无礼,会对Kent造成负面影响。我本期望我们的投资人能表现得更好。”蝙蝠侠起身,平静地把指关节扳得咔咔作响。“我想Mr. Wayne需要有人跟他谈谈了。”他大步走向门口,没有再说一个字,身后黑袍翻滚如漩涡。

闪电侠在他身后瞪着他。“嘿!咱们可别做得太过啊!”他冲着蝙蝠侠远去的背影大叫道。“你不是来认真的吧?”他看向联盟的其他成员,每个人都脸带惊愕。“他不是来真的吧?”

超人看上去像是想把脸埋进手里。“我想他不过是在开玩笑,闪电。”

Wally觉得这句话毫无说服力:“我都不知道他还有幽默感。”

“你的确一无所知。”超人发出一声叹息,使得Wally被迫接受了这个语焉不详的答案。他倒是实打实地为那个蠢蛋Wayne的安危感到担忧,并在几天后找了个借口路过Wayne集团时进去看了看他。他既没打上石膏,身上也没有显眼的瘀伤,所以Wally判定蝙蝠侠并没有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

 不过从那日以后,Wayne在采访中对超人之性感的赞颂的确收敛了许多。

眼下

在他脑海中下意识的回忆慢慢停止后,Wally West觉得自己简直能听到自己大脑里的静电在嘶嘶作响了。他只是盯着Bruce Wayne的脸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Wayne身后,超人戴上一副眼镜,露出一个微笑,但Wally实在想不明白此时此刻有什么理由能让人笑出来。有大概一打那么多的问题在他的脑子里纠缠不清,留下一团乱麻的思维。所有人都在看着他。

蝙蝠侠——Bruce Wayne——扔给他一件T恤,他完全是靠着条件反射本能地抓住了。“现在我可以按顺序回答你的那些疑问了,”蝙蝠侠说,“是的;是的;不是;大约一年;是的;因为他是超人——更准确地说,因为他是Clark Kent;我也不知道;绝对(Very much);还有,是的。”

他转身离开,留下Wally一个人边喃喃自语,边扳着指头数着。就在他们都换上了普通人的装扮,正准备出发上路——Wayne和Kent还挽着对方——时,Wally得意地宣布:

“以为你自己挺聪明的嘛,智多星——你把第四个和第五个问题弄反了!”

关于授权:

作者姑娘回复我啦

但是懒得截图什么的不会搞

总之就是人很好地答应了

评论(39)

热度(140)